意大利一日病亡近千人 教皇面对空旷的广场发表演讲


然而吃下定心丸不过两天,香港宣布,25日起取消机场所有中转服务。香港肯定飞不了了,Ella花了2000多元退了票,做好了留在纽约,留在宿舍的打算。

由于许多人对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政府应对疫情措施不力颇有看法,约翰逊染疫的消息似乎并未激起英国民众的同情。有网友在约翰逊视频下方留言说,“这说明你要是能早点就疫情采取措施,情况或许不会像现在这么糟。”英国《每日镜报》记者大卫·马多克26日发推文称:“在英国,除非是病情严重到要住院的程度,否则无法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如果你不幸离世(但没有住院),就不会被记录在官方数据中。政府这种遮掩的行为,只会给外界虚假的信心,并不断增加死亡人数!”

3月27日早上,Ella按照惯例和远在成都的父亲通了视频电话。父亲反复叮嘱女儿“安心在宿舍待着,不要担心”。然后,父亲又给女儿演示了一边戴口罩的正确方法。

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但是Wendy还是选择在纽约自我隔离。

当时,中国的疫情还没有完全暴发。但安全意识极强的Ella还是提前备上了个人防护物资,行李箱里放着100多个口罩,“可以多次使用的N95口罩带了40多个”。

然而,回国路的一波三折远没有结束。

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没有围墙,无法与外界隔绝。宿舍是一间套房,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学校宣布停课之后,其中四人都离开了,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和她的作息不一样,很少打照面”。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学校关闭之后,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面条和米饭。”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做饭还是有点担心。

小陈对美国前期的准备工作很不满意,“连基本的疫情信息都不对称。纽约时报上周说,临床数据显示,年轻人和老年人感染几率差不多。这让我很生气,这事儿中国两个月前就发现了,美国非得自己花这么大代价再发现一遍。”

当问及为何不愿回国时,Wendy说在这件事上考虑了很久。首先,她有朋友在回国的航班上,出现了11个确诊患者。作为密切接触者,这位朋友也不得不接受隔离。其次,她觉得在飞机上戴十多个小时口罩很难受,而且回来也是隔离。最后,Wendy坦言,如果就这么突然回国,等于就丢掉了自己的工作。“即便回国了,在现阶段也很难找工作。”

“为了顺利回国,朋友预定了5张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