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疫情告急:民众赏樱看比赛 新增确诊是预期2倍


但由于特朗普没有担任州长的经验,应对公共安全危机处置能力不足的短板暴露无遗。他缺乏整体思路,也欠缺冷静镇定,其脱口秀风格切换到“战时总统”的角色上时,要么过于迟钝,要么反应过度。

美国民众一向对外来危机反应迟钝,面对一战、二战以及恐怖主义威胁等重大国际危机都是如此。危机没有造成实际损失的情况下,民众很难响应政府的政策动员。

好在美国政治有很好的纠错机制,总统“任性”不至于失控。他造成的最大麻烦不是直接干扰抗疫——美国体制中专业机构是应对疫情的真正主导力量,而是“无限宽松”的经济政策会产生严重后遗症,这在当前还不会显示出来。为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期间在鄂外籍人士、港澳台同胞服务保障工作,遵照我省关于解除离鄂通道管控和武汉市复工复产安排等事项通告及《关于做好湖北健康码核码、转码和跨省互认工作的通知》(鄂防指发〔2020〕163号)精神,现就在鄂外籍人士、港澳台同胞凭健康监测证明安全有序流动事通告如下:

美国的科技能力和政府动员能力还是可以放心的,正在不断提高效率、发挥作用。

在疫情发展到全球的现阶段,对标中国是不妥当的。意大利6000多万人口和中国对标,美国3亿多人口也和中国对标,并不是一个评估疫情的科学标准。

中国当下已非疫情暴发和传播中心,对标中国确诊数量既无助于客观评估疫情,又会强化疫情与中国之间关系的刻板印象,对全球合作抗疫有害无益。WHO或其他国际权威的专业机构,应该给出一套客观评价疫情严重程度的科学标准,以便于各国政府和民众正确解读疫情信息。

文章说,据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美国国内对蓬佩奥的言论也有不少反对声音,

在迈阿密海滩上,疫情阻止不了大学生的春假热情;在时尚之都纽约,仍有不少年轻人跑到外面玩。政府对“熊孩子”其实也很难拿出对策,还得等社会舆论发挥作用。不过,从人口年龄结构的角度看,美国抗疫的基础条件比起严重老龄化的欧洲要好一些。

蓬佩奥的态度,使得七国集团外长会议未能作出联合声明。一些美国盟友都对中国持同情态度。

文章还批评说,美国错失了应对疫情的时机,却指责中国疫情初期的管理手段是目前情况的原因,而且,美国政府将舆论战视为了重要的博弈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