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11选五

                                            来源:3分11选五
                                            发稿时间:2020-04-09 05:52:33

                                            “‘总统和我感谢你们为我们国家人民的健康和安全所做的一切,’特朗普夫人说。‘在最困难的时刻,美国总是团结一致,以强大的力量应对挑战……正是因为你们,美国人得到了他们需要的照顾和治疗’。”

                                            上升的总统支持率与稳定的“技术崇拜”所折射出的,是行政中立制度的“溢出效应”。一直以来,美国坚持政治与行政的二分理论,即政务官多半由选举产生,某种意义上,总统亦可视作最高层级“政务官”;相对应的,是多数被要求保持政治中立的事务官,其任期通常不为党派轮替所影响。

                                            历史地看,两党一直有大搞基建的愿望,白宫2018年、2019年曾两次拿出基建计划,但在“建什么、怎么建、钱哪儿来”三方面,两党分歧严重:民主党偏好“清洁能源”,突出“妇女、少数族裔和老兵群体的参与”,要求“联邦政府注资”,而共和党和白宫力挺煤炭、石油等传统能源,“关注郊区”,倾向于“州和地方政府为主出资”。

                                            “话语断裂”:美国为何错失防疫关键期

                                            而让他们更不高兴的是,“美国之音”把中国的疫情统计数据做成图表,与美国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做比较。

                                            通常,灾难的余波,大致将循微观民生、宏观经济、社会结构三个阶段传递。历史地看,2008年金融危机的创痕,让失业青年和被剥夺的中产阶级在2011年携手“占领华尔街”,人群对于对经济不平等的痛恨和对向上流动机会匮乏的恐惧在过去12年从未真正消失,这是民主党进步主义的温壤。类似的,2009年以茶党为代表的右翼民粹运动,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共和党,也为特朗普提供了“价值支撑”,其与“进步主义”一起,成为美式民粹的两个侧面。

                                            在3月13日联邦政府宣布全美紧急状态之前,两党实际上形成了某种“默契”,即“选举为主、防疫为辅”,这是联邦抗疫不及时的基本背景。换句话说,党派政治影响抗疫的“锅”,应该由两党一起背。

                                            拐点初现:“行政中立”弥合党争矛盾

                                            随着疫情发酵,白宫逐步承压,但越来越多的民调显示,民众对特朗普的民意支持不降反升。虽然民意仍以党派划界,但与“医保”、“移民”等议题不同,在特朗普政府抗疫工作问题上倒戈的共和党选民更少,且政府抗疫还获得了更多中间选民的支持。与此同时,虽然多家美国媒体披露美卫生部门和疾控中心“官僚作风”,影射白宫“不作为”,但3月下旬CBS和YouGov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82%的美国人依然信任疾控中心,88%的美国人相信医疗专家的建议。

                                            大而不能倒:数字科技的“新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