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老虎确诊!印度要求动物园全天候监测动物异常


然而,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对于羟氯喹却有截然相反的两种声音,5日,这两种声音终于被引爆,一场白宫“史诗级争吵”上演。

“接下来的几个月会很艰难。”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我们的任务是创造与病毒共存的条件,至少直到研制出疫苗为止。”

5日,福奇答记者问 视频截图

对于白宫内部两派分歧,《纽约时报》曾评价称,这是观点与事实之间的冲突——也是特朗普对自己直觉的信任与福奇等科学家的谨慎、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之间的冲突。

里德·库什纳也对纳瓦罗劝道,“你就答应了吧”。最后,大家达成共识,政府的公开立场应该是,使用羟氯喹的决定权在医生和病人之间。

美国食药监局3月28日批准,以氯喹与羟氯喹治疗感染新冠病毒的住院患者的紧急使用授权(EUA)。根据授权,医护人员必须联系当地或者该州的卫生部门以获取药物。

特朗普也曾三番两次力荐所谓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羟氯喹。然而,特朗普极力宣传后,尼日利亚部分地区出现抢购、囤积羟氯喹的现象,在亚利桑那州一对60多岁夫妻则误服用了清洁鱼缸的氯喹添加剂,最后酿成惨剧,丈夫不幸身亡,妻子住进重症监护室、情况危急。

意大利国立卫生院负责人西尔维奥·布鲁塞弗罗说:“这一曲线已经达到平稳并开始下降。这是一个我们必须坚持每天实现的成果。”

然而,在福奇与一些卫生官员看来,羟氯喹能对抗新冠肺炎还未被证实,还需要更多证据。

特朗普本人更是对自己的立场毫不掩饰,他在5日的发布会上说,“你有什么损失呢?接受它。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接受它。但这是他们的选择。他们医生、在医院里的医生的选择。但你想试试羟氯喹,就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