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昨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4例 来自四个国家
来源:浙江昨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4例 来自四个国家发稿时间:2020-03-29 11:01:35


郭某,男,22岁,国内住址:大连市甘井子区。患者就读于英国某大学。当地时间3月23日郭某从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乘坐英国航空BA005航班,于东京时间3月24日10时50分到达东京成田机场。14时许从东京成田机场乘坐东方航空MU524航班,于当日17时许到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未出机场。3月25日7时50分乘坐东方航空MU5667航班,9时30分抵达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例行两次体温监测无异常。由甘井子区派机场专用车“点对点”送至甘井子区家中,实施“一人一户”居家隔离观察,由社区落实管控措施。患者全程均佩戴口罩。此后,未再外出。

押金一万元、食宿费580元一天、14天收费8120元……近日,一则“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更是赤裸裸的“霸王条款”。如今在疫情期间,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公平交易原则。否则,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还做出违规的行为,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背锅”。

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而最终“受伤”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

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难免给人以“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食宿条件却堪忧”的观感。

如今,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

说到底,这不是生意,而是一种合作。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防疫大局”,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记者从大连市卫生健康委了解到,3月27日,辽宁大连市新增1例境外(英国)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患者已在市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病情稳定。

此外,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不只是费用,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馒头发霉、床单不换等问题,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

3月12日,苏菲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开始进行隔离治疗,特鲁多总理也因此开始自我隔离并居家办公。

苏菲在社交媒体上用法语表示,她由衷地对所有关心她的人表示感谢,对那些目前仍在承受(疫情带来的痛苦)的人们,自己送上全部的爱。